盐津柠檬干

_(:D)∠)_ヨォフーー~

再摸一些喜欢的场景w-

又一次乱七八糟的草稿流,我可能是不会勾线了
以后怕是要没时间画了
所以在抽空摸鱼的基础下力争成为大佬吧【抹脸】

虽然说是花坛,画完人才发现整个构图烂的一比画上花坛什么都被挡住了,于是硬生生改成了树坛【当然不是因为不会画

另外我是真的想学习,只是一到家就控制不住我的手,不怪我。【理直气壮】



哇巨尴尬手反了,改一改【电脑lof居然能编辑!!】

【韩张】出门前一定要看日历

第一次产cp向的同人\(〇ㅂo)/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希望排版没问题
韩张恋人设定,少女心新杰出没注意!
好像隐性双花就不打鱼塘tag了吧
——


“韩文清,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
“七夕节。”
“嗯?”
然后接下来的四十分钟足够让他们想好去哪吃顿晚饭,饭后到什么地方你侬我侬一下,气氛好了兴许还能去酒店干点不可描述的事情。

当然这么想是好的。

昨天起张新杰就在幻想着七夕节会和韩文清发生些什么。一整天面上似乎都挂着笑,还一度让人以为这是喻文州附体了,不过还好训练时手速没有下降反而会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抢到前位变成暴力输出。不时想到开心的地方还会突然笑出声,在全队的目光下突然又转变回平常的冷淡脸,但键盘拍着拍着嘴角又开始慢慢上扬……在这种诡异的循环中张新杰度过了他普通的八月二十七号。

不普通的八月二十八号早,出宿舍偶遇韩文清起,张新杰的视线就一直追着他不放。从楼下花坛追去食堂再追到训练室。韩文清完全没有什么与平常不一样的举动,甚至在仔细观察面部后都发现不了一丝波动。

张新杰绝望。张新杰觉得他必须做点什么。

于是理所当然地在韩文清起身去打水的空隙,张新杰溜去他桌前把电脑桌面调出日历,然后在韩文清一边喝水一边用鄙夷眼光的压迫之下面不改色一如往常的训练。如果不是下一秒石不转就摔下了悬崖,那么这一切堪称完美。

然而韩文清很不给面子地看也没看就一个精准操作把指针移到了小黑叉上,食指一锤鼠标,平静地杀死了可爱的日历界面。张新杰坐在一旁看的惊心动魄。

张新杰绝望。张新杰懊悔自己为什么没有用马克笔在显示屏上把二十八号圈起来。

午饭,韩文清眼睁睁地看着张新杰把吃下来的鸡骨头一块一块摆成心形,心尖尖指着自己,还加了一大一小两条红辣椒在中间。张新杰扒扒饭,扒了一会又落下筷子把在爱心中紧拥的小辣椒夹起来放进嘴里。然后望着似乎有点空虚的爱心,深思熟虑一番决定放上两片生姜,最后满意地埋头吃起了饭。

韩文清这次用了惊恐的目光把张新杰从头到脚扫了几遍。

张新杰绝望。张新杰懊悔果然还是应该摆红辣椒的。

看着这都已经下午了,韩文清还一点动作都没有,不过好在自己昨天拜托了张佳乐。张新杰大字型瘫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想着。大漠孤烟和石不转在张佳乐百花式打法制造出的粉红泡泡下,浪漫地砸死敌方……

想到这张新杰又扬起嘴角,翻了个身卷起被子准备睡觉。

下午,团队训练前张新杰给张佳乐使了个眼色。

但是首先你需要有一个张佳乐。

于是张新杰才猛然发觉今天这一天都没见着张佳乐的影子。

他决定去问问韩文清。
“队长,你知道今天张佳乐去哪了吗?”
“哦,他早上向我请假,说是去B市有事。反正这赛季还没正式开始,就准了。”
“……”

【张佳乐你给我等着。】

远在B市的张佳乐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而且隐约觉得今天好像忘了些啥,现在背后似乎还凉飕飕的。

张新杰绝望。张新杰懊悔昨天为什么一个高兴就没有收走张佳乐的手机呢。

下午五点训练完毕后,张新杰坐在自己座位上思考着,不能再这么别扭下去了,要光明正大地和韩文清说说。

于是在五点十五分,张新杰出现在了韩文清面前。按照开头的剧本,再加上自己努力一下控制个时间,他们能顺利在五点二十分整牵上手手开启美好的夜晚……

真好啊。张新杰这么想着。

“韩文清,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
“七夕节。”
“所以呢?”

……
所以呢……?所以我们应该出去吃个饭然后度过一个甜蜜的夜晚?
咳咳。

“嗯。没什么。没事了。”张新杰转身刚要迈出半步就被韩文清一手拍在了肩上。

“今晚去附近新建的那个公园散步吧。”


所以现在张新杰抱着一捧天竺葵盯着花纹发呆,韩文清走在旁边看着他。

突然他抬起头来问到
“韩文清,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今天是七夕节了?”
“嗯,今早就知道了。上次倒霉了一天的事被张佳乐传去选手群后,王杰希送了我本老黄历,叫我天天看,还挺管用的。要不也给你弄一本?”
“不…你早上就知道了为什么……”

呃…为什么……为什么什么呢。为什么不带我出去玩?又不是小女生这样要求会不会太奇怪了?人都这么大了还撒什么娇…

张新杰说着说着没了底气声音越来越小。韩文清显然察觉到了这点,并给了他一个无法反驳而且气的他一瞬间想拿捧花砸人的理由。



“今天诸事不宜。”





王杰希是吧?呵呵。

装死兔!
【没见过就乱画一下_(:D)∠)_】

草稿流一个《365天》里的服务生张,觊觎这腰好久了终于拔出我废手动了几下【沉浸在不会画腿的绝望之中】